兔先少

'我的脑子一定是进水了。'

'我也觉得,哈哈哈,你终于认识到自己了。'

'我觉得脑袋里水有点多,所以总是想掉眼泪。。。'

'没事吧。'

'没事。'

'如果有明天,我会拥抱你。'

'可是,我们注定不会有明天。所以,现在抱紧我吧,用你最大的力气,这样我才能感受到你。'


'真的,如果有下辈子,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要好好再爱你一次。'


'你别哭,没事的,我都知道。。。'

'你哭的比我大声。'


😭


明日在何方4



'唔...'

方末一进门就被顾涛狠狠地压在门上,然后毫不温柔的亲了上去。

顾涛承认刚才他错了,蹂躏方末是个不错的选择,在现在这个时刻。

方末没有反抗,他在等待,等待身上这个男人发泄他的怒气,尽管他现在嘴唇被咬的有点疼,后背也硌得慌,但这比做好多了,他还能忍受。

'啊!'

方末没想到被重重的咬了一口,嘴角破皮,他看向那个男人。

'接吻还要分心吗?方末。'

顾涛确实没那么生气了,用手轻轻的揉着方末的下巴,甚至看到方末带血的嘴角时,好心情的笑了笑。

方末没说话,但他的耳朵的热度却已暴露了主人内心的情绪。

'md,调你大爷的情。'

方末忍不住内心狠狠骂了一句,不可否认,刚才顾涛咬了他又说了这句话时,他的心跳漏了几拍。


'你要怎么为你没看好教授赎罪呢,方末'

顾涛轻描淡写的在方末的耳边说着,但是个人都能听出来顾涛的不怀好意。

'我马上和大侠一起去戚克的家里找,绝对把教授找回来,你放心,涛哥。'

方末像似没听出来顾涛的弦外之音,满眼都是肯定又真切的眼神。

'那你去吧。'

顾涛倒是不难为方末了,反正等他回来,该怎么样就还得怎么样,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教授,并且让那个该死的戚克付出代价。

一想到这,顾涛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凶戾起来。

'那我出去了,涛哥。'

方末倒是趁着这个时候跑了出去。


'哟,方末,这嘴巴咋了。'

大侠倒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没怎么,我们快走吧,找戚克。'

方末难堪的要命,脸瞬间就黑了,拉着脸就率先出了门。

而身后的大侠脸色已经从之前的'看好戏'变成忧虑和担心了。


啊...不知道为什么,凌晨的思想总是很消极,太消极了,感觉马上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不,应该说,离开所有。


卡老师,生快生快


'听说今天是卡老师生日诶!'

红红发出惊叹

'真的吗,卡卡西老师的生日,我要请他吃一乐拉面,哈哈哈

。'

橙橙活蹦乱跳。

'果然是笨蛋。卡卡西怎么会对那种东西感兴趣。'

蓝蓝毫无波澜。

'卡卡西老师,生日快乐!'

七班齐聚。

'啊,今天我生日啊,嘛,谢谢你们了。'

旗木先生眯眼一笑。

'这是礼物,老师!'

红红橙橙蓝蓝递上包装精美的礼物。

'嘛,还买了礼物,真是谢谢你们了,其实不用那么破费的……!'

'旗木先生声音骤止,瞳孔放大,应该是很喜欢了。

'怎么了,卡卡西老师。'

红红橙橙蓝蓝眉头一皱。

'……这个...你们怎么买到的啊。'

'啊,这个...不怪我们的!卡卡西老师,你不是喜欢吗?'

红红惊慌失措。

'都怪你,卡卡西老师明明更喜欢拉面啦!'

橙橙对蓝蓝怒目而视。

'切!'

蓝蓝表示我没有错。

'我很喜欢!我最近太忙都没去买!

旗木先生会心一笑,甚是满意。

'!'

'!'

'哼'

'喜欢就好了,卡卡西老师。'

红红代表发言,随后与橙橙,蓝蓝退下。

'嘿嘿嘿,让我看看今天有什么情节呢……'

'你在看什么啊,卡卡西。'

某贤二一把夺过看的正欢的旗木先生的书。

晚上。

'我学习的好吗,卡卡西!'

'唔...啊...嗯啊!别问...我...啊'

'生日快乐,卡卡西。这是我的生日礼物,你可得好好享受啊。'

贤二在这方面的天赋不知道胜过卡卡西多少。

他把书里的内容都学会了,和卡卡西用行动完美还原。

旗木先生表示充实又快乐的度过了一天。

祝旗木卡卡西先生生日快乐,亲吻天堂永不断更,日日连更。和带土先生相亲相爱,用行动实践亲吻天堂。哈哈哈 快乐。

中秋节快乐!!!小可爱、大可爱们😘

哈哈哈,

多恰点月饼,

❤️❤️❤️


我们不再说'我们'了

我们再也不是我们了


明日在何方3(不喜勿进,文笔渣

剧情发展的有点快,因为想要方末的情感快点进行转变。

希望各位观看愉快。


'什么,被查了!'

顾涛使劲捏着手机,大有要把手机捏碎的错觉,脸上表情也严肃的可怕,眉头都紧紧的皱在一起,可是这也并不妨碍他成熟帅气的面庞。

方末心里暗自高兴,毕竟这件事可是他好不容易办成的,也算是往顾涛身上插了一把刀。可他表面还是不得不假装出莫大的心急来。

'涛哥,怎么了?'

方末站起身来,望着顾涛。

'货被查了,你给我把赵教授给找来。'

顾涛隐忍着怒气,下了命令就走到了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打开了新闻。


'赵教授,你不是说,隐秘性高,不会被查到吗?'

顾涛看向站在他面前的赵教授,眼神凶狠的可怕,语气却像是在聊家常。但这更让人觉得可怕,赵教授就这么觉得。

'我不知道啊,肯定是有人泄露了配方,不然不可能被查出来的啊,顾老板。'

赵教授急切的解释道,却不曾想,他马上就要触及到顾涛的底线。

'那你觉得是谁呢,教授。'

顾涛转动着手上的戒指,漫不经心的看了赵教授几眼。

'顾老板,虽然你之前和我说过,方末救过你好几次命,但是我的配方就他看过啊。'

赵教授似乎从一开始就在怀疑方末,他又想快速的推卸责任,看了旁边的方末几眼,就毫不犹豫的说了方末,可是他不知道,方末是顾涛无法被人触及的底线。

'我那天当着你的面烧的文件,你今天还敢在这怀疑方末,我都和你说过,方末是我的兄弟,谁都可能背叛我,他不可能,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涛隐隐的动了怒气,赵教授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提起方末 。

方末在心里暗自冷笑,谁他妈的和兄弟gotobed。可当他听见顾涛说的最后几句话时,还是没忍住,心里触动了一下。不可否认的是,顾涛真的很信任他。

'我……,顾老板,我们合作这么久,你应该知道的呀,我不可能害你呀。'

'那有没有可能是你的学生泄露的。'

'绝对不可能,顾老板,就像你相信方末一样,我也相信他。'

事情突然走不通了。方末突然开了口。

'教授,要是拿到了新品,可以研究出配方吗?'

方末开始设局,准备将责任退给戚克。

'可以的。'

教授点了点头。


'涛哥,戚克是不是拿走过我们的新品啊,会不会是他啊。'

方末眼睛直直的望向顾涛,眼神里全是肯定。

'面

目前还不知道,算了,方末,你先送教授回去收拾行李,过了这段时间,我们再联系。'

顾涛最受不了方末那样看着他,他现在就想把他给办了,但现在时机不对,他得先把眼前这摊事儿给收拾好。但重要的是,他被这种眼神魅惑了,他觉得他说得对。


'涛哥,教授不见了,好像是被戚克那边的人带走了。'

晚上回来的方末却给顾涛带来了一个坏消息,他气得想打人了都,当然,蹂躏一下方末也是不错的选择。

'你怎么办得事儿啊!'大侠在一旁生气的开口了。

'对不起,涛哥,我就是想节约时间,先去买票,没想到回来就没见着人了。'

方末满脸都写着愧疚和懊悔。

顾涛没说话,只是情绪很复杂,当他看见甚至觉得示弱的方时,突然就没那么生气了,甚至连教授被抓走了,都没太大波澜。

过了会儿,顾涛终于开口了,但没有方末想象中的那么生气。他甚至可以说太过淡定了。他只是让方末进他的书房,讲一讲事情经过。方末突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啊,我的乖乖末💓💓💓

马斯戒对顾涛说'什么都想要,什么都得不到。'

我寻思着,这不就是顾涛和我家末儿吗😭
顾涛钱也想要,人也想要,最后都得不到😭